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
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女生性侵案嫌疑人受審




play
大姐大強迫女生賣淫




play
被性侵女生或有幾十人




play
領導要求隱瞞



向前
向後




許曉東母女。
  多名女生曾在當地一家KTV唱歌時,被許曉東強行帶到另一個包間陪陌生男子喝酒。 澎湃新聞記者 劉興旺 圖
  在雲南省臨滄市雲縣當地有著“大姐大”之稱的“社會無業人員”許曉東,因涉嫌強迫初中女生賣淫,於11月21日被雲縣警方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,因其懷有身孕,被監視居住。
 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,許曉東被雲縣民族中學的學生稱為“大姐大”,幾乎沒人敢不聽她的話。
  許曉東給周邊的人留下的印象是,與“黑幫”有聯繫,在當地勢力很大。
  澎湃新聞在調查中發現,被監視居住後,許曉東仍然不掩飾自己張揚的個性。她在微信朋友圈寫道:“笑著等你們看我笑話。我會記著誰今天怎麼對我。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什麼心……我也讓你笑到哭。無論是誰。”
  一個上小學時成績優異的好學生,家境尚可的城裡女孩,為何變成一個讓同學懼怕、涉嫌強迫初中女生賣淫的犯罪嫌疑人?澎湃新聞走近許曉東的生活,試圖揭開她性格巨變背後鮮為人知的人生軌跡。
  “大姐大”
  長頭髮,粗眉毛,皮膚白皙。從照片上看,今年21歲的許曉東更像是一名未走出校門的小女生,外人很難將她與強迫雲縣民族中學初中女生賣淫的“大姐大”聯繫在一起。像大多數同齡的女生一樣,她喜歡在微信朋友圈裡曬自拍照。
  許曉東也曾進入雲縣民族中學讀書。一位熟悉她的學生回憶,許曉東上小學時成績很優異,進入初中以後成績開始荒廢,跟社會上的人交往密切,初中沒上完就輟學混跡社會。
  至今,許曉東仍被民族中學的學生視為是一個“傳奇”,人稱“大姐大”。據媒體報道,在雲縣民族中學,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許曉東的名字,她在學校時就吸煙、喝酒、打架,沒有同學敢惹她,女生見到她就害怕。
  在民族中學一些學生的眼中,許曉東脾氣很暴躁,行事猖狂,誰不服她就揍誰。校友鄧文兵(化名)曾親眼看見,許曉東和另一名同學在校外向本校的女生索要錢財,不給的話就會遭到對方的毆打。
  一名曾見過許曉東的學生描述稱,許曉東打扮很前衛、性感,但與初中生的裝扮格格不入——她經常蹬著高跟鞋、著黑絲襪、穿帶蕾絲邊的衣服,眼睛還種了假睫毛。
  媒體鋪天蓋地地進行報道後,許曉東的大部分隱私被抖了出來:她在微信朋友圈發的內容被網友發到貼吧,她和母親相擁的親昵照片也被網友曝光。
  百度雲縣貼吧網友“OK冬清”說,“那個姓許的我知道,讀書的時候小我一屆,那時就相當沖,(她)沒有30歲也就22歲。”
  債務人
  據戶籍資料顯示,許曉東未婚,戶籍所在地為雲南省臨滄市雲縣愛華鎮草皮街社區新興街。
  新興街聚集著不少鋼材批發以及零售的店鋪,距離雲縣的中心城區有一段距離。附近的一名居民在和澎湃新聞談起許曉東時,不禁搖頭感嘆,稱許曉東在這一帶“口碑非常不好”。
  有網友稱,許曉東由其母帶大。她母親在新興街開有以按摩為幌子的色情服務店,家庭受教育環境惡劣,曾就讀於雲縣民族中學,初一開始輟學混跡社會,母女二人同當地“黃橋幫”關係密切。
  一名知情者稱,許曉東一家還曾在位於雲縣星雲大道的廉租房裡住了近兩年時間,直到今年上半年才搬走。
  讓星雲大道上的不少商戶印象深刻的是,許曉東和她的母親品行很差,很多人都不願和她們來往。
  許曉東和她的母親留給這些商戶們的是,一筆筆拖延數月或者一年多沒有償還的欠款,她們在這條街上的大部分商鋪都賒過賬。
  經營電動車的個體戶鄭小鵬(化名)是其中的債主之一。2013年3月11日,許曉東的母親在他店里買了一輛售價為4480元的電動車,但對方一直拖著不付錢,無奈之下他想把電動車要回來,沒想到電動車早在對方買回去兩個月之後就賣掉了。
  更讓鄭小鵬沒有想到的是,去年9月份,他曾找到許曉東的母親催討電動車的欠款,他由於激動說話聲音稍微大了一些,對方立即打電話給許曉東,沒過多久許曉東帶著三四個人趕到他的店里,對方不僅一分錢沒給甚至還威脅他別想繼續在這裡做生意。
  鄭小鵬至今仍未要到欠款,甚至已無法聯繫上對方。
  “許曉東母親來買電動車之前,喜歡來我們店里吹牛,說她女兒在外面是如何厲害,並吹噓自己女婿很有錢,她給我留的名字為張麗,但後來我瞭解到這是一個假名字。”鄭小鵬告訴澎湃新聞。
 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商戶稱,當時星雲大道上的經營戶對許曉東母女都不瞭解,所以在對方的花言巧語下,這條街上很多經營戶都給她們母女倆賒過賬,許曉東在附近一些服裝店買衣服經常不付錢。
  中間人
  在雲縣,很少有人能說出許曉東強迫初中女生賣淫的準確時間。時長最短的版本是,早在幾個月前,許曉東就曾把民族中學的女生帶出去。
  這些被迫帶走的學生,一般會被約去KTV或者酒店吃飯、唱歌,“據說在酒里下迷藥,下迷藥進行迷姦。”
  “介紹學生就兩個月前,9月份左右。9月份至10月差不多。”許曉東在接受警方訊問時說。
  “全部算起來,黃某某給我兩個5000元,然後酒店里5000元1次、4000元1次,(沒做成)退掉了4000元,剩5000元。總計3次15000元。”許曉東一口雲縣本地方言,說話時偶爾還比畫著手勢。
  “許曉東在讀初中的時候就經常和社會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往,她日後走上這條道路一點都不奇怪。”校友鄧文兵說。
  “大姐大啊!純粹是有權有錢人的掮客!”網友評價說。
  雲縣當地一名知情者說,許曉東作為中間人,會事先收買幾個學生,而其他不服從安排的女生則會遭到毆打。
  在民族中學門口做生意的一名店主曾經常看到,許曉東將學生召集到學校門口的快餐店抽煙喝酒,晚上她還召集出租車前來拉學生。
  一名學生家長說,就讀於雲縣民族中學的女兒就差點受到侵害。今年暑假期間,幾名女生在縣城一家KTV會所聚會時,曾被許曉東強行帶去另外一間包房。
  “因為在學校里,大家都傳言許的勢力很大,所以當許曉東出現時,她們都不敢違抗。”一名女生稱,她們並不知道被帶去的地方有什麼人,但又不敢不去,因為“她(許曉東)在我們雲縣就是大姐大,我們怎麼敢不聽她的話。”
  女生被許曉東帶進了一個包間,裡面坐了大約20名陌生男子,許曉東要求她們陪陌生男子喝酒。有女生開始不情願,但迫於對許曉東的懼怕,女生們最後都喝了酒。
  進包間後,有女生偷偷發信息向家人求救,家長趕到後她們被解救出來,才沒有受到侵害。
  據云南電視臺調查,上述事發KTV的一名員工介紹,確實曾看到過許曉東帶著學生來到KTV,學生們都是被許曉東強行拉進拉出的,許曉東此前就有這種拉學生出來的行為,且不止一次。

  “我會讓你們今天笑的哭著還給我”
  雲縣官方通報稱,11月21日凌晨,許曉東被雲縣警方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,因其懷有身孕,只能採取監視居住。
  在官方的通報中,許曉東是一名社會無業人員。通報稱,許曉東以脅迫、誘騙等手段,將雲縣民族中學的3名女學生帶給社會人員黃某某和李某某與其發生性行為。
  雲縣一名知情者告訴澎湃新聞,該案已知的一名犯罪嫌疑人是當地的老闆,在雲縣做生意,經濟實力雄厚,開著一輛售價達上百萬的豪車。
  雖然被警方採取監視居住的措施,但許曉東仍然聲稱要乾幾件大事。
  她在微信朋友圈裡說,“以為只是以為,我會讓你們今天笑的哭著還給我,要是真的有那些事情。還能問得到我。給有事噶。笨。我知道你們有的人真心關心我呢。我又不說什麼。既然想幫我玩廢。我也要乾噶幾件大事。才罷手呢嘛。請繼續笑。下一個就是你。小心噶。我幫你上路。”(來源:澎湃新聞網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紫檀

qf61qfye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