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本期主筆 燕 農
  【修棧道度陳倉,副縣長忙著出國】
  這年頭生活節奏太快,大家難免都各忙各的,朋友之間甚至很難聚個會。不過這倒不打緊,畢竟是君子之交淡若水,用不著非得搞成酒肉朋友。每個層面有每個層面的忙法兒,本來也無話可說,但是一些忙卻變了味,而有的忙又意味深長,值得燕客討論一番。
  在網絡舉報風生水起的當下,一位副縣長被“揪出來”不值得大驚小怪,但陝西安康市寧陝縣副縣長葉慶春被曝涉嫌公款出國旅游,還是值得玩味的。今年6月下旬,寧陝中學兩名學生參加在荷蘭的青少年機器人世界杯大賽,分管城鄉建設的葉慶春等三人被公派出國。只是,他們不僅帶上了妻子和幾名跟班的包工頭,目的地也變成了意大利,唯一與參賽沾邊的是,往返時間與參賽師生差不多。
  從新聞來看,這位副縣長似乎是這次參賽的領隊。燕客不明白的是,分管城鄉建設的副縣長,跟寧陝中學師生參加國際機器人比賽有什麼關係,一定要派個縣領導去做領隊,也是分管教育的才適合。從這個層面上,寧陝縣公派出國顯得很隨意,與中央嚴控三公經費支出的要求格格不入。
  至於葉慶春本人,問題就更大了。一方面名不正言不順地弄了個公派出國的機會,另一方面又帶著一眾人等改變目的地游玩,師生忙著參加比賽,這位卻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忙著旅游。明眼人都知道,那些包工頭可不是被副縣長寵愛有加,多半就是去買單的。中央“八項規定”出台已久,這位卻膽敢頂風作案,不查個底兒掉交代不過去。
  【大霧霾鎖南京,專家忙著休周末】
  不出意外的話,副縣長葉慶春會栽在忙著出國旅游上。但是,有些人的“忙”卻振振有詞。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,南京再遇霧霾鎖城,空中一片灰濛蒙的氣息,行駛在南京長江大橋上的車輛直到中午都好似在薄霧中穿梭,口罩又重新遮上了路人的臉龐。有記者聯繫南京市環保局,試圖瞭解空氣污染狀況,得到的答覆卻是:周末專家休息,無人回答霧霾問題。
  燕客明白,專家也是人,也是勞動者。按照《勞動法》規定,勞動者有休息的權利,跟是不是專家沒關係。所以,專家休周末,本不應該被詬病。只是,如果是颱風來襲,政府有關部門能休周末嗎?暴雨降臨,城建、交警等部門能休周末嗎?答案是否定的,因為颱風、暴雨屬於嚴重的自然災害,政府有關部門有應急救災之責。
  今年那個酷熱難耐的夏天裡,央視評論員白岩松說:持續的高溫其實也是一種自然災害,但是,在今日的熱浪翻滾中,我們似乎還不習慣把高溫當做一種嚴重的自然災害去直面。夏天的持續高溫,秋冬的嚴重霧霾,這都應該是災害,因為其對民眾健康甚至生命安全的威脅,並不亞於颱風暴雨。
  霧霾鎖城,環保部門的人員在周末照休不誤,只能說我們在“呼吸保衛戰”中口頭很硬,具體措施還很軟。燕客懷疑,周末的嚴重霧霾天中環保部門能正常休息,那麼在正常工作日的霧霾天中,有關部門也未必會採取怎樣的行政應急措施。
  【自製版放假表,網友忙著想明年】
  官員忙,專家忙,網友也很忙。2014年的放假方案還在研究中,網友們就忙不迭地推出了“2014年節假日放假辦法自製版”。在這個版本中,總計下來放假天數為39天,比今年多了10天。還好,國家旅游局就此表示,放假方案仍在研究中,將參考網絡意見。
  延長假期可不是一句話的事,不是有經濟學家說了嗎——— 每年長假導致的損失高達2000億元,損失上限或可達2萬億元,並就此建議取消3天以上的法定長假,轉換成彈性休假制度。網友自製版放假表,一下子把假期增加了10天,這得讓會算計的經濟學家疼斷了腸子。
  其實,網友未必不明白個中道理,在燕客看來,這樣一張自製版的放假表,更大的價值在於反映出了公眾對未來假日調整的一種期盼,既不想被目前的放假調休方案打亂了工作和生活節奏,又在以民間的智慧主張著休假權。從每每躥紅網絡的“請假攻略”,到自製版放假表,在一次又一次地表達著民眾對增加休假權和合理放假的渴望。今年的所有法定假期剛剛過完,就忙著暢想明年更豐滿的假期,這種渴望有關部門不能不察。
  (原標題:燕客微言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紫檀

qf61qfye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